秋来红柿香,外婆和她的红柿子

10月17日,记者采访了市民赵玉清。刚一见面,赵玉清就对记者说,秋天到了,她老家树上的红柿子像一盏盏小灯笼挂在树上,红彤彤的、圆鼓鼓的,好看极了。

                        外婆和她的红柿子

赵玉清说:“我小时候,外婆家门前的小河边种着一片柿子树。春天到了,翠绿的柿子叶在枝条上冒出尖尖的小头,可爱幼嫩。暮春时节,柿子树上碧绿的叶片如盖如屏,叶片间隙挂满了一个个如纽扣般大小的柿子,探头探脑地往外望,像是刚出生的精致小娃娃。这时候,我们这些孩子的眼光就黏在这些柿子上了,上学放学的路上总要站在树底下张望,数数有多少柿子,巴不得赶快吃到甜美香嫩的柿子。”

        外婆家三间小茅屋,屋东头空地上长着棵柿子树。记忆中的外婆,瘦瘦小小的农村老太。

赵玉清说,到了初秋,柿子被微凉的秋风吹红,像是待嫁少女的脸。有忍不住馋的孩子上树选大的摘了一个,用袖子擦一擦后放进嘴里,一啃,肉硬硬的,一股青涩味直冲口鼻。孩子悻悻地把柿子肉吐掉,盼着秋风变凉,柿子熟透。

    小时候,我去外婆家的次数不是太多。

在大家的盼望中,秋风凉了,秋叶黄了,金黄的叶子从树上打着圈儿悠悠地坠落地上,给土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柿子成熟了。孩子们带着竹篮,像猴子一般“噌、噌、噌”地快速爬到柿子树上,小心翼翼地摘下柿子,然后放进竹篮里。

      有时,和弟弟一起去了,我们便在外婆的小屋里闹腾。外婆看着我俩,咧开没牙的嘴,开心地笑。外婆有哮喘病,她笑着笑着咳嗽起来,就要拎起衣角来擦泪。

“树梢上的柿子不便爬树摘下,我便找来长竹竿,轻轻地敲打柿子底部,并用篮子接住。树梢上的柿子见阳光久了,个大甘甜,轻轻地揭开皮一吸,甘甜的汁水入喉,带着阳光的温暖,带着秋风的鲜嫩,带着春水的清新。”赵玉清对记者说,她和小伙伴们吃到柿子后,心情愉悦,觉得春夏两季的等待没有白费。

        看我们闹得差不多了,她便摸摸弟弟的头,拉拉我的手。那时,我们是懵懂的孩子,只觉得外婆的手,很糙也很暖。

“回到家,外婆接过我采摘的柿子,小心地挑拣,将破损的挑出来放在盘子里,让我们食用;将较软的柿子洗净,晾干水分后放在阴凉的地方储存;将较硬的柿子放在阴凉处风干,待水分干后再放在阳光下晾晒。”赵玉清告诉记者,她的外婆还将保存完好的柿子用红线和针穿好,一串串地分边挂在房子的两侧,就是天然的小“红灯笼”,野趣十足。“老人家说,挂上这种‘红灯笼’后,家里的生活会红红火火的。”赵玉清说。

        外婆的慈爱,是一种留存于生命的温暖。时光荏苒,如今外婆的茅屋早已无处寻迹,但儿时的温暖,依然窖藏于心。

      见我俩玩累了,难得安生会儿,外婆从衣柜里拿出一样东西来。我和弟弟好奇地看着外婆,看她小心翼翼地打开外面的青布包裹,里面是一张泛黄的男人的照片。外婆用衣袖拂去照片上的浮尘,双手端着照片,让我俩看。

      外婆问:“孩子,照片上的人是谁啊?”

      我和弟弟摇头:“不认识!婆,他是谁呢?”

      外婆说:“他是你们的外公呀!”

      我问:“外公人呢,我们怎么没见过他?”

      外婆沉默一会,说:“你们外公啊,他走了!”

      我又问:“外公啥时走的,啥时回来?”

      外婆轻轻拍我的脑袋,说:“你外公走好些年了,他不回来了,他不回来了!”

      我和弟弟盯着外婆的眼睛看,然后我们安静了好大的时辰。

        外婆又说:“外公的名字知道不?来,婆婆告诉你们,不要忘记喽……”

      屋子里没什么玩的,我和弟弟就到外面柿子树下玩。柿子叶子宽大而黑绿,遮挡了盛夏的阳光。柿子树下,是我们的乐园,蚂蚁,青虫,泥巴是我们的玩具。柿子树枝干遒劲,曲屈盘旋,弟弟想攀上树去,摘青涩的柿果。外婆急忙跑来,:“呆伢儿,这果没熟,涩嘴。等秋天,它们变成黄黄的,外婆摘下来,再给你们焐成红彤彤的柿子,有你们吃的呢!”

        然 后,我们回家。嘴馋的时候,就开始盼秋天,想象熟透柿子的红和甜,然后就流口水。

      天还是一直热着,秋天一时半会不会来。我们的念想越来越淡的时候,夏天也该结束了。

      那天,母亲说,婆婆今天要来家里了,你们待会到路口看看。

      秋天,外婆,那红红的甜柿子。我俩一哄跑到路口,向外婆家的方向张望。

      我和弟弟蹲在路边,守望着外婆。

    一 条土路,秋风卷过路面,扬起漫天的尘土。

      外婆来了。一位瘦瘦小小的农村老太,她臂挎竹篮,竹篮沉甸甸,竹篮上盖着外婆的青布头巾。

        我俩跑过去,外婆也颤颤巍巍地迎过来。把竹篮交给我和弟弟,外婆开始长时间地喘气。然后松松地舒口气,伸手摸摸弟弟的头。

        我们欢呼雀跃地打开竹篮,里面是一枚枚码得整齐的柿子。那柿子是鲜艳的红,发亮的红。剥一个吃了,我和弟的嘴是红色的了。柿子的味道,是很凉的透心的甜!这种甜,是一辈子不能忘怀的滋味!

        想想当年,柿子树下,外婆踮起小脚,或者爬上凳子,小心翼翼地摘下柿子。她精挑细选,擦干净柿子上的灰尘,然后将黄澄澄的柿子,窝在棉絮里焐起来。每隔一两天,她就翻看一遍,将柿子上下左右地调换位置……直到每个柿子,在阳光下有软软的安静的红。

        外婆离开我们时,我刚读初中。那时,刚开始搞殡葬改革。外婆病重时,每每听到死后要火化,就偷偷地抹眼泪。唉,善良慈爱的外婆,就是过不了这个坎!

        外婆火葬回来,红被单包裹着她的骨灰。她最怕的事终究没能躲过去!外婆去了,她该和外公团聚了吧!

      外婆,和她那红红的甜柿子,永远地留在我的生命!

      记住生命里爱过我们的人!他们也许已经远离,但我们的内心永远有一方温暖的空间,存放着他们的爱,永远!

 

本文由永利手机会员登录发布于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秋来红柿香,外婆和她的红柿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