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流转,改出游当扶助贫穷者新天地

农历三月,春耕正忙。沿着东乡族自治县五家乡卡家村村道前行,两侧刚刚铺好地膜的农田如同披上银装一般,在初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绿色循环农业发展,中央1号文件又对乡村振兴战略和循环农业发展作了全面部署。而粮改饲料作为两大工作的切入点,目前已经在甘肃省广河、东乡等地全面开展,通过大力推动“粮改饲”和畜牧养殖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贫困户摆脱了贫困,助推了我省脱贫致富的步伐,促进了我省农业供给侧改革,加快了现代农业的发展。

地膜的尽头,由当地群众组成的农业种植小分队正忙着作业,他们分工明确,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工夫,就铺设完了一整块农田的地膜;离小分队不远处,东乡县农业农村局的技术人员正穿梭于田间,指导群众施肥、撒农药、覆膜等,一幅“春到时节人更勤,迎风耕作盼丰收”的画面,在眼前徐徐展开。

粮改饲 旱作农业的革命

过去,卡家村的群众仅仅依靠几亩薄田勉强度日,在村里很难找到日子过得像样的人家。“以前,我们这里的老百姓只知道种地,观念老旧。现在,随着土地流转政策的日益推广,大家的思想观念逐渐发生了转变,靠流转土地,发展养殖来增加收入。”在卡家村生活了一辈子的75岁老人尤努斯说,“现在,连我这个‘老顽固’都把家里的土地作为股本进行流转,坐等年底分红。”尤努斯掐着指头算了一笔账,家里以每年1500元的价格流转7亩地,仅这一项,年底就有10500元的进账。

时节已是深秋,东乡、广河的等地玉米秸秆已经完成收割,在乡间的田野里堆放着打捆成包的青贮饲料,远看就像草原上的羊群,又像一颗颗珍珠散落在地,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除了田间,农户家门外随处可见堆放着整齐的青贮饲料。

和尤努斯一样高兴的,还有卡家村农户马赛飞。在他看来,光靠种几亩薄田解决温饱没问题,但要想实现增收致富却很难。把土地流转出去,年底就有了固定收入,再用家里的玉米秸秆制成的饲料喂养几头牛犊,才是顺利实现增收致富的正道。“土地流转加上搞养殖的钱,一年算下来也能挣2.5万元,几年以后,家里的贫困面貌肯定能够改变。”他说。

“粮改饲是旱作农业的第二次革命。首先旱作农业和养牛养羊是广河群众增收的主要渠道。依靠旱作农业促进增收的空间有限,加之玉米秸秆利用率不高,发展畜牧养殖优质饲草供给不足的问题比较突出,制约了农业产业化发展和群众脱贫增收。从去年开始,我们把粮改饲作为产业扶贫的重要举措。”广河县农牧局局长马进福介绍。

在东乡县,土地流转与“粮改饲”同步推进,成为当地很多群众增收致富的新门路。东乡县积极探索推广“农户自种、订单收贮、专业生产、免费收贮、半价配送”等“粮改饲”收贮模式,形成了“饲草料种植加工+牛羊养殖+粪污还田+绿色农产品生产”的循环农业生产。

“还有从环境治理方面来讲也是一次革命,以前每年到了隆冬季节,玉米地里经常会看到焚烧秸秆后浓烟弥漫的场景,农民认为把秸秆烧掉可烧死越冬害虫,还可做肥料,秸秆焚烧是一种利用率最低的方式不会达到土地增肥的效果,又污染了环境。”马进福进一步介绍。

据五家乡乡长马维忠介绍,政府与群众签约,把他们的土地进行流转,然后集中连片种植玉米等农作物。等秋后,再通过青贮、黄贮、全贮等手段,把秸秆转变为饲料,为农户后续发展牛羊产业贮好草、备足料。“土地流转,可以实现农作物统一管理和精细化种植,让群众既是工人,又是‘出租户’;而‘粮改饲’,又把农作物秸秆变废为宝,成为牛羊的‘美味’,促使靠牛羊发展产业的群众不再为饲料发愁。土地流转与‘粮改饲’两者相互促进、相辅相成,这两项工作的同步推进使得群众增收步伐进一步加快。”马维忠说。

据了解,仅广河县就种植玉米达到36万亩,每年产生的秸秆约为170万吨,如果全面焚烧,对农村环境和生态环境的污染可想而知。

近年来,东乡县立足旱作农业发展实际,抢抓国家、全省开展“粮改饲”试点和牛羊产业精准扶贫行动的机遇,把“粮改饲”作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突破口,着眼于构建种养结合、粮草兼顾的新型农牧业结构。“粮改饲”和土地流转工作的实施,为全县如期完成脱贫任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粮改饲”让临夏州找到了一个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种养一体化进程、加快脱贫致富步伐、控制玉米秸秆污染相结合的“路子”,在全州引发了一场旱作农业的新革命。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电话:010-62110034

东乡县尕东家坡养殖农业专业合作社村支部书记马占英说:“粮改饲料确实让农民尝到了甜头,以前拿玉米当粮食一亩地收入不到1400元,经过粮改饲后,一亩地亩均收入增加了500到600元,同时还解决了农户饲料不足的问题,降低了养殖成本,现在合作社的养殖规模不断扩大由起初的80头扩大到现在的300头。”

9月底,全省牛羊产业扶贫暨粮改饲现场推进会在临夏州召开,观摩广河、东乡县粮改饲和牛羊产业扶贫工作经验。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李旺泽在会议上介绍说,这几年,省委省政府大抓全膜双垄沟播玉米种植,饲草料资源丰富,各地都有牛羊养殖传统,加上今年以来发展牛羊产业的利好政策,群众发展意愿强烈,贫困县区政府因势利导,加大资金投入,强化政策扶持,将发展牛羊产业作为脱贫攻坚的首位产业来抓,从58个贫困县六大特色产业与“一户一策”对接情况看,通过发展产业脱贫的35.15万户贫困户中,有5.95万户选择了养牛、4.56万户选择了养羊,有三分之一以上的贫困户选择牛羊产业,政府和群众的积极性很高。

粮改饲 改出产业扶贫新模式

临夏州根据市场需求,要求对玉米全面进行“粮改饲”。广河县“粮改饲”进展最快,目前全县青贮面积达到80%以上,黄贮正在进行中。

马进福还介绍:“今年我县粮改饲工作较去年在规模上、力度上、战略规划上都有巨大的进步和突破,我们政府引导各龙头企业将粮改饲推向产业化和市场化。今年就生产优质青贮饲料近120万吨,预计有50%可外销青海、内蒙古。”

省农业农村厅畜牧处处长豆卫介绍,今后我省加快打造商品化饲草料生产基地。将以50个牛羊产业大县为重点,扶持壮大一批饲草龙头企业,规范提升饲草合作社,支持饲草家庭农场,强化饲草行业协会纽带作用,打造一批饲草产业化联合体,通过龙头带动引导建设商业化饲草料基地,推动饲草料品种专用化、生产规模化、销售商品化,打造现代草牧业,将饲草产业打造成为贫困户增收的重要支柱产业。

随着种植饲草产业的发展也带动广河新建规模养殖场26家,新增规模养殖户160多户,牛存栏达10.5万头、羊存栏120万只。

11月2日下午4点,广河庄窠集镇党委政府和县农牧局在庄窠集镇牙和村举行基础母牛发放仪式并召开基础母牛养殖技术培训会。村民代表马克来木正在牛超市挨个挑选牛,他说:“政府向村民宣讲良种基础母牛奖补和暖棚建设的惠民政策、补助标准及青贮技术,并鼓励群众大力发展牛羊及其他畜牧养殖,增加经济收入,早日脱贫致富。”

该县通过实施基础母牛工程, 培育起了贫困户普通增收的脱贫产业,以每头基础母牛每年产1头牛犊、每头牛犊至少卖500元计算,除去养殖成本,贫困户每养二头基础母牛,每年将增收3600元。

“母牛下母牛,三年五头牛。”马进福常说这句谚语。“养母牛三年不卖,母牛就给我们发工资。养好母牛,广河人人都可以领工资。”

随着牛羊产业的发展,也使得牛羊产业扶贫带动模式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牛产业上,有临夏康美“六位一体”模式,武威顶牛“母牛代养、园区养殖”产业扶贫模式,陇东平凉红牛提升增效模式,河西打造肉牛全产业链、多龙头联动模式,张掖前进模式等;羊产业上,有中天羊业产业扶贫、中盛“331+”肉羊产业扶贫、广河整村推进模式,这些有效的模式都是“资金跟着贫困户走、贫困户跟着合作社走、合作社跟着龙头企业走、龙头企业跟着市场走”利益联结机制结合当地实际的创新创造。

激活资产促三变

在广大农户充分享受“粮改饲”带来的变化时,“粮改饲”项目也让一批玉米秸秆饲料加工企业应运而生,促进农村“三变”改革。

今年,腾渊牧业、恒达众诚等6家企业流转土地近1万亩,群众不参与种植,可每亩分红1200元,直接分红1100多万元;寺后子养殖合作社、西域工贸公司等企业带动300多户贫困户利用精准扶贫贷款入股,群众不参与经营、不承担风险,每年,1万元能分红1000元。同时,贫困群众参与”粮改饲”后,提高种植效益,每亩地全贮后比销售玉米多收入400多元,受益群众达1.8万户。

东乡罗家村杨家川社45岁的马牙古布身患重疾,不能干体力活,以前他家依靠低保维持生计,但是自打入股东乡县尕东家坡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他家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他媳妇在合作社打工一月能挣1500元,到了年底还可以领到1800元的分红。

该县把粮改饲工作作为助推产业扶贫、促进乡村振兴、加快环境治理的重要抓手,打造粮改饲工作示范点5处,目前,全县已超额完成省州下达3.3万亩玉米全株青贮收贮任务。充分借鉴“三变改革”经验,扶持发展村集体经济和专业合作社,着力破解“空壳村”问题。按照每村补助50万元标准,扶持159个贫困村实施村级集体经济项目,实现了贫困村集体经济培育全覆盖;159个贫困村组建合作社418家,实现了全覆盖,下一步将依托合作社扶持资金,在合作社向组织化、专业化、规模化方面下功夫,辐射带动更多的贫困户通过入股分红、参与管理等方式实现增收。

“粮改饲不仅仅激活了农村资产,还促进了农村 ‘三变’,也促进了美丽乡村建设。以前,农村房前屋后,秸秆乱堆乱放现象不见了,田间地头焚烧灰飞的现象不见了,见到的是秸秆变饲料、饲草成农家肥、农家肥又还田,打造了绿色有机循环的产业链,走出了乡村产业振兴的好路子。”东乡县农牧局副局长汪佐辉介绍。

本文由永利手机会员登录发布于农业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土地流转,改出游当扶助贫穷者新天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